杂志圈资讯亲子育儿旅游摄影财经管理时尚潮流
您的位置:首页 > 杂志圈资讯 > 正文

【定点支持学校】钟燕老师丨我将青春奉献给了山区,无怨亦无悔

2017-12-30 14:04:00

    中国有330万乡村教师,占义务教育总数1/4,乡村教师之于教育,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。今天,给大家讲述一个故事。故事的主人公是这330万教师中的一名,她叫钟燕,今年24岁,已在广西陆川县沙坡镇仙山小学任教2年有余。



钟燕老师生活照




一、初次见面,请多指教

 

    钟燕任职的仙山小学距县城足有20公里远,是一所极其偏远的农村小学。学校几乎有一半的学生都是留守儿童。和不甚便利的交通环境相比,教学环境的艰巨更让人忧心:拥挤的集体宿舍、狭小的公用厨房和厕所,甚至连办公的地方都没有。

 

    “那时候大学才刚毕业,而我属于广西首届定向师范生。在校读两年后就直接分配工作,需要回到家乡的农村小学服务6年以上...”钟燕开始讲述着自己的故事,从容而坚定,“我知道,学校环境确实很差,但不得不留下。农村教育落后,贫困家庭辍学儿童较多,父母不重视教育,甚至还有些留守儿童还不思进取。如果不去改变他们的思想,鼓励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读书,改变自己的命运,那么以后他们也许会过上像他们父母亲那样的生活。作为一名教师,我想通过自己的行动,哪怕是微小的力量,也要鼓励他们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”

 

 

二、我的学生,是最可爱的人

 

    在与钟燕的交谈中,我得知,留守儿童已经成为了农村教育最为凸显的一个难题,而这产生的影响让钟燕头疼不已。“乡村留守儿童有很多,父母常年不在家,导致孩子从小缺乏爱和关注。这在学习中和生活中都会产生不小的负面影响,像发脾气、不听话等。因此,我会特别关注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,不时上门做家访。为他们创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。”



去学生家做家访



    在钟老师的不断努力下,学生们如今已能够简单地进行自我调节。遇到难题也会主动找她沟通,这点让钟燕开心不已。“这个时候才找到了一些做老师的感觉。”她告诉我,学生和老师的关系有点像父母和孩子,见的时候觉得烦,不见的时候就想念。


    “所以只要是面对懂事点孩子,就算偶尔淘气,老师也是爱极了的。就像父母看孩子,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爱。”我也忍不住笑着调侃起钟燕老师。


    “还真是这样,记得有次过生,班里那群小家伙瞒着我,从家里拿来了好多好吃的特产,不仅给我做了贺卡,还唱了生日歌。这应该是过的最稀里糊涂又窝心的一次生日了。”说到这,钟老师的眼睛有些湿润。



钟老师和她可爱的学生们




三、偏见是用来打破的

 

    从一名“菜鸟”老师成长到一名时刻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的教育者,钟燕花了两年多的时间。在这2年多的时间里,钟老师不断完善自己的授课技巧,将外出所学知识与自己的创新方法相结合,摸索出了属于自己的一套教学模式。

 

    “对于新鲜的事物,年轻教师的接受和把握能力是否更高些?”听了钟燕老师的介绍,我很是好奇。

 

    “年轻教师其实是非常有想法的一个群体,比起老教师,他们更具有想象力。而想象力,是创造力的一个必备条件,你只有想的多了,才会有实践的可能。我一直都觉得很多年轻教师不是实力不行,而是没有施展的机会。”

 

    对于钟燕来说,她所寻求的机会,不是一个成为名师走出山区的机会。而是能将自己学到的东西,以自己的方式,悉数传授给仙山小学的学生,让他们能有机会走出大山,完成自己的梦想。

 

    “社会中很多人都瞧不起乡村教师,他们觉得这是一个没前途的职业。‘你在偏远山区能干个啥?’很多人都这么问过我。甚至有些尊重并理解这个职业的人,也对我怀有偏见。为什么?因为他们觉得一个年轻人,特别是一个女孩铁定是吃不下这个苦的。来到山区仅是为了完成任务,不会对孩子们上心。‘指不定哪天不高兴就一走了之了呢!’这些话我没少听过。”

 

    “有在乎这个想法吗?”

 

    “当时还偷偷抹过不少眼泪。后来就习惯了,他们说什么跟我做什么有关系吗?我们(乡村教师)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就好!”

 

 

四、荆棘之路孕育此生梦想

 

    教育之路上虽布满了荆棘,但钟燕也未曾退缩,依旧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山区的孩子们。汛期到了,溪流涨水漫堤,学生无法回家。她便背着学生,踩着水凼送他们回去;班上留守儿童出现心理问题,她便马不停蹄赶往学生家里了解情况并予以疏导,时刻关注学生的心理状况;学校阅读资源匮乏,她便第一时间报名参加杂志铺“全国定点支持学校”,每学期为孩子们争取到了数量可观的优秀杂志...



蹚水送学生回家


    当我谈到这些的时候,钟老师摆了摆手,“这些事并不是我一个人会做的,是每一个乡村教师都会做的。我只是万千教师中的一名而已。老师为学生做事,不管是师德还是人性使然,都是一件很普通的事。”


    这时的钟燕,脸上带着不符合年龄的成熟。“我从未觉得自己是一个多么值得称赞的人,也不觉得乡村教师这个职业需要被世人如何尊敬。但至少,希望这个社会不要把太多恶语指向我们。我们是人,有血有肉,也会痛。但因为肩上这份重担,只能咬牙坚持下去。个中滋味,谁人能体会?还记得我有个学生曾在作文上写到,她想当一名像我一样的乡村教师。她说,‘虽然老师有时候被人戴上崇高的帽子,有时候还被人唾骂,但是我还是要当一名人民教师,像钟老师一样回到农村去改变他们’。”



孩子们认真地阅读着杂志

 

 

后记 


    今天我们可以对看起来“土气”、“穷酸”、“没前途”的乡村教师充满鄙夷,可以对他们的境遇和困窘无动于衷,可以对几乎难以实现成功逆袭的他们爱搭不理。但是否想过,没有了他们的辛勤耕耘,中国广袤的农村如何迎接自己的未来?我相信,若乡村没有了未来,那城市必然也不会有一个腾飞的未来。

 

    亲爱的乡村教师们,我想对你们说一句“您做得很好,辛苦了!”

 

 

一名聚焦教师行业,将教师故事娓娓道来的记者


报道于20171230




合作品牌

关于我们 | 市场合作 | 版权声明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我们

杂志铺版权所有 蜀ICP备13011050号-1